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健康  >  用药指南
搜 索
不离不弃的流感,充满传奇的连花
2020-01-09 11:15:32 来源:长城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流感病毒,地球上最重要病毒之一,与人类“不离不弃”。

  ——《流感病毒,躲也躲不过的敌人》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

  长城网讯 凡是在2009年读过大学的人,都不会忘记那段日子里被甲型H1N1流感恐惧所支配的感受。平时大敞四开的校门关的严严实实,保安们警惕的目光从厚厚的口罩上方露出,查验着每一个出入者的通行证件;只要一声咳嗽、一个喷嚏,你的身边就会迅速形成一个半径两米左右的“无人区”;如果体温升高少许,立刻就能从8人一间的集体宿舍“升级”到单人独间的隔离室。

  这样的防护在今天看来可能显得有些过激,但对于在6年前经历过一波SARS疫情“洗礼”的人们来说,这些防护措施并不为过。事实上,从2009年至今,几乎每个冬季我国都会出现一定范围的流感流行,比如2013年的H7N9流感、2017年的B型Yamagata系流感、2018年的甲、乙型混合流感等。每次流感流行都不乏流感患者发生严重肺炎而致命的案例,2018年热文《流感下的中年危机》正记录了一场鲜活生命戛然而止的悲剧。

  为什么流感会这么频繁地发生呢?

  有专家指出,尽管当今人们的预防意识和预防手段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但由于人员和商品在全球范围内的大规模快速流通,流感等呼吸道传染性疾病的威胁可以说是与日俱增。一个携带流感病毒的人可以随意搭乘客机出行,等到病征显露的时候,他已经踏上了另一块大陆。正如2019年9月以来日本的流感持续高发,患者人数达到了去年同期的六倍左右,就被猜测可能与一场国际赛事引来大量国外粉丝入境相关。

  对于像我国这样对外交流频次不断提升、人群分布密集的国家来说,流感的威胁更加不容忽视。为此,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每到冬春季流感高发时期就会发布诊疗方案,就诊断和治疗给出权威建议。

  2019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布了《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19年版)》。在《方案》推荐药品中,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等成为国家推荐治疗流感的有效中药。这是自2005年以来,连花清瘟第18次获得国家层面推荐用于流感等传染性疾病的治疗,这是全社会对连花治疗流感药效认可的结果,也是中药在每年流感防治中应有的历史地位。

  厚重的历史积淀成就经典

  让历史的镜头重回到东汉末年,一场持续数十年的大瘟疫流行,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十分悲惨。当时文学家曹植在游历各地时看到,曾经繁华的中原地区一度出现了这样的惨状:“家家有位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

  这次大瘟疫,被当时人称为“伤寒”,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被寒气所伤”。之所以古人会有这样的认识,是患者发病时出现剧烈的怕冷、寒战等症状,给医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这些症状与现代流感患者的临床表现是高度一致的。

  史料详细记载了瘟疫的特点:具有强烈的传染性;发病急猛,死亡率很高;患者往往会高热致喘,气绝而死。这与现代流感引发的重度肺炎表现极其相似。即使是在医学昌明的今天,这种肺炎仍然会威胁到患者的生命。

  古人面对这样可怕的瘟疫时,几乎是束手无策,只能在绝望中等待死亡。被后世尊称为“医圣”的汉代医家张仲景,也曾悲痛地回忆,他的家族本来人口众多,达两百余人口,但在不到十年的瘟疫流行期间,竟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死去,其中有七成是死于瘟疫。

  怀着失去亲人的悲痛,张仲景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寻找抗击瘟疫的有效药物中。他猜想,患者发病时之所以会怕冷、寒战,原因可能是体表受到邪气的侵袭,那么能够通过发汗驱散体表邪气的麻黄是不是可以起作用呢?持续高烧说明体内有热,而且还伴随着喘息咳嗽的肺部症状,这是肺部有热的表现,能清除肺热的石膏应该会有效果,在这样的思路指导下,张仲景创建了以麻黄、石膏为主要成分的抗瘟疫方剂“麻杏石甘汤”。

  应该说,古代中医的诊治思路在已经了解细胞、病毒的现代人眼中看来过于朴素,但用在患者身上时,“麻杏石甘汤”的疗效却毫不含糊,很多人服药只需一两剂,就能汗出热退,汗出后怕冷、寒战、发烧的症状就消除了,一时间救人无数。麻黄、石膏这两味药也被后世医家广泛应用在流感等外感发热类疾病的治疗中。

  历史演进到五百多年前的明代,由于经济繁荣,城市人口密集程度远远超过以往,为流感瘟疫传播提供了机会,仅北京一地就发生过16次瘟疫,“死亡者昼夜相继,阖城惊悼”。名医吴又可在医治瘟疫时发现,单纯使用石膏退热的效果还是有点慢,如果退热慢了,就会给体表的外邪创造入里的机会,入到肺,当然就会咳嗽、喘促不止,那有什么办法才能尽快驱除体内的热邪呢?

  中医用药驱除体内热邪的方法不外三种:发汗、利小便、通大便,让热邪有出路,让热邪随着人体的汗液、小便、大便排出体外,应当说在今天看来,中药运用的这种想法也蕴含着很深的科学道理。吴又可在多种药物之间权衡后,选择了既能通利大便,又能利湿的大黄。

  也许是因为明代民众生活水平明显提高,饮食积滞相关病变高发,明代医家对大黄格外重视,有人称大黄为荡涤积滞的“良将”,有人还将单味大黄制成“将军丸”来服用,就连脍炙人口的小说《西游记》也借沙僧、悟空之口称赞大黄。吴又可通过临床应用发现,大黄具有很好的通腑泄热作用,可以让肺热通过大便排出体外,同时也截断了体表热邪进入体内的途径。

  吴又可治疗瘟疫加用大黄的这一创举,有效避免了瘟疫患者病情向肺部的传染,许多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病人经他用药又拉了回来,在当时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清代乾隆年间,突发大范围瘟疫,一时间满街都是送殡的魂幡、散落的纸钱,病痛和恐慌不断蔓延,据说就连不远万里来华的英国马戛尔尼使团也有人中招。如果此事属实的话,那么东西方两大国第一次正式接触,就与疾病传播密切相伴了。

  当时的名医吴鞠通注意到,尽管运用麻杏石甘汤和大黄能够让患者最终转危为安,但许多瘟疫患者在发病期间仍会出现明显的发烧、嗓子肿疼、头痛、周身酸痛,需要找到合适的药物尽快解除患者的痛苦。他认为这是风热外邪侵袭人体所致,必须用辛凉解表的药物让邪气发散出去,金银花、连翘正是辛凉发散的重要药物,既可以疏散风热,清散体表的风热邪气,又能清热解毒,清体内热毒,再辅以其他药物,形成了清代治疗瘟疫的经典方剂“银翘散”,一直沿用至今。而连翘、金银花正是连花清瘟胶囊名字的由来。“清瘟”就是清除流感、感冒这类具有传染性的外感热性疾病。

  借助现代实验研究,人们对这些流转百年甚至千年之久的药物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比如麻黄的挥发油对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水煎剂有抗病原微生物作用;石膏服用半小时后即能发挥明显退热作用;大黄内含有的蒽醌类化合物对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金银花、连翘均具有抗炎、解热及抗流感病毒等作用。将这些经典抗“瘟”药物与今天科学实验发现的抗病毒、抗炎、止咳、化痰、增强免疫的中药组合,造就了今天的连花清瘟胶囊与颗粒剂的配方。

  应当说,连花清瘟既是历史的,也是现代的,所以才能担当起今天全社会期待的治感冒防流感重任。

  科学的药效证据征服审评

  广东是我国数一数二的人口大省,据统计,2003年广东总人口为8963万人,以不足2%的土地面积承载了近7%的全国人口,人口密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倍。号称全国最挤的广州三号线地铁,能被上班高峰期的人山人海给震撼到。这么拥堵的环境,一旦出现经呼吸道传播的强传染性病毒,很容易就会形成一场“瘟疫”。

  2002年底,广东民间出现了关于一种致命怪病的传言,甚至说出在一些医院有病人因此怪病而大批死亡。由于坊间流传煲醋和喝板蓝根可以预防怪病,因此市面出现抢购米醋和板蓝根的风潮,平时不到10元就能买一大包的板蓝根一下子飙升到三四十元,白醋价格也节节攀升,从10元至80元、100元,有摄影记者竟拍到了1000元一瓶白醋的历史照片。

  这种致命怪病,就是今天大家都知道的SARS,也就是“非典”。

  SARS初起时,以岭药业广东办事处有工作人员出现发烧症状,就立即将这件事报告给了公司总部。董事长吴以岭教授得知广东当地员工面临“非典”威胁,深知这种病起病急,传染性强,以发热为首发症状,体温常超过38℃,并出现频繁咳嗽,气促和呼吸困难等症状,这恰恰属于中医所说的外感热病范畴,立刻让公司配备预防治疗外感热病的中草药制剂,快速邮寄到广东办事处的所有人服用,同时他们也把这连花清瘟最初始的中药配方送到了北京、天津等全国各地的办事处,给各地员工服用,结果原本发烧的那位员工很快退烧,而且在整个非典期间,全国各办事处的以岭员工再无一人中招。

  紧接着,吴以岭教授召开了研究院众多专家参加的会议,成立了针对SARS病毒的中药科研组,研究广州非典发生发展的规律,并迅即组织了强大的科研力量,研究处方、探讨工艺、制定标准。他们向瘟疫挑战,与时间赛跑,众志成城地投入到连花清瘟的研制工作之中,在短短的15天内完成了连花清瘟的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的研究工作。他们以汉代张仲景“麻杏石甘汤”、明代吴又可善用“大黄”、清代吴鞠通的“银翘散”三朝名方为基础,结合现代中药学抗病毒药物研究成果,并加入增强人体免疫的“红景天”,融两千年治疗外感热病精华,汇聚三朝名方”,研制出连花清瘟这一院内制剂。

  以岭药业在紧锣密鼓地研制连花清瘟的同时,SARS病毒依然没有消停。以岭科研人员24小时不停做实验,当得知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刚刚分离出SARS病毒,河北省卫生主管部门负责人和以岭药业的科研人员就把连花清瘟送到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P3实验室,检验其对SARS病毒的治疗效果。结果发现,连花清瘟杀死SARS病毒的治疗效果很好,于是便把结果上报给了科技部。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借此契机获准进入国家药品审批通道。

  在中医看来,流感与“非典”都属于“外感热病”的范畴,也就是中医所说的“瘟疫”。能够抗SARS病毒的连花清瘟胶囊是否也能抗流感病毒呢?基础实验给出了肯定的结论,中国中医科学院实验证实,连花清瘟对流感病毒H3N2、副流感病毒I型、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等均有抑制作用,出色的研究结果再一次鼓舞了研究者们。

  实验室的结果不足以说明用在人身上有没有效果,在2003年5月份北京的药审会上,与会中西医专家就连花清瘟讨论了一天一夜。最后专家意见是:同意进入临床研究。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为组长单位,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等为参加单位,对连花清瘟进行了多中心临床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治疗流感疗效确切。这是用在流感病人身上反映出的结果。

  2004年5月,经历了347天紧张的研发后,连花清瘟胶囊一次性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药审中心的审查,获得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成为我国抗流感药物中的新成员。

  连花清瘟上市后,也没有停止试验研究的步伐,这里有必要重点提一下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这家研究机构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教授组织创建,目的就是通过高水平的科学和医学合作、基础与临床合作,开发新的疫苗或是特异性药物,以迅速封杀SARS、禽流感等重大突发性呼吸系统传染病的威胁。正是在这家实验室里,连花清瘟有效抑制的“病毒名单”不断加长,其对甲型H1N1、H3N2、H9N2、H6N2、H7N9,乙型流感病毒、冠状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手足口病病毒EV71、鼻病毒、疱疹病毒、柯萨奇病毒、MERS具有抑制作用。

  连花清瘟的抗菌性也非常有特点。中国中医科学院、河北医科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等院所还通过多项研究发现,连花清瘟胶囊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甲乙型溶血性链球菌、肺炎球菌、流感杆菌等都具有抑制作用,更难能可贵的是,研究人员还通过对连花清瘟的研究看到了破解细菌耐药这一难题的曙光。

  在自然条件下,细菌有浮游和生物膜两种存在形态。单个浮游菌容易被抗生素杀灭,而细菌生物膜很难被分解,大多数常规抗生素无法穿透生物膜,这是细菌耐药性形成和慢性感染性疾病迁延难愈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中医科学院的科研人员选取了肺炎的主要致病菌——金黄色葡萄球菌作为研究对象,发现青霉素对于悬浮的细菌及细菌生物膜形成初期作用明显,但对已形成细菌生物膜后的细菌没有明显作用。与此相反,连花清瘟胶囊能杀灭细菌,而且细菌生物膜的存在对连花清瘟胶囊杀灭细菌的作用无明显影响。

  研究人员还发现,连花清瘟胶囊能明显抑制生物膜内的活菌数量,而这正是青霉素无法突破的禁区,连花清瘟胶囊能破坏细菌的整体结构,使细菌胞体胀大,细胞破裂,造成菌体大小不一,与青霉素的抗菌机制截然不同。

  相关专家表示,中国中医科学院的这一重大发现填补了国内同类研究的空白,为中药天然抗生素对抗“超级细菌”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线索。

  烈火焠炼飞出更美的凤凰

  中医药究竟有没有效?

  在微信群、论坛、文章跟贴里,这个话题只要一出现,总会引起激烈的争论甚至谩骂。有人骂中医药药理作用都分析不清就敢给人吃是草菅人命,有人说老祖宗使用千年足以证明行之有效,这边骂中医粉真愚昧不懂科学只能被人当韭菜割,那边骂我看你纯粹是被科学神教洗了脑比谁都盲信……

  网络的言论本身就聚集了吐槽,我们先把焦点对准连花清瘟治疗流感究竟有没有效?

  有人说,不是已经在患者身上做过临床研究证实有效了吗?

  没错,但在国际主流医学界的眼里,单纯临床研究的说服力还远远不够。

  你说因为一种药治愈了张三李四的病患,所以就确定一定能治某病,这不是科学。因为人体是有差异性的,如果张三李四的情况比较特殊,以至于这种药只能治疗很小一部分患者怎么办?或者这药只对某个地区的患者有效怎么办?

  循证医学研究是国际公认的评价药物疗效与安全性的科学方法,其主要特点是采用大范围、多样本、双盲实验来检验药物疗效。大范围,就是收入大量患者,然后分为用药组和对照组,用药组使用同一种药物治疗,对照组采用另一种药物治疗,最后比较两种药物的疗效。多样本,尽管患者所患的疾病相同,但各人的自身条件不同,如年龄不同,体质不同,只有多样本才能保证所研究的药物适用于大部分人群;双盲实验,就是医生与患者都不知道使用的是哪种药物,最后按编号统计使用药物后的疗效,这样最大程度地保证了药物疗效的客观性,得出真正值得患者信赖的用药依据。

  可以说,循证医学研究就是一团火,专门焠炼药物疗效的烈火。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循证医学就在西方医学界形成了共识。如今,我国中医界也形成了共识:中医药要发展提高,走向世界与国际接轨,就必须遵循科学研究的国际规则。循证医学可以让中医的辨证论治更加系统化、规范化,使中医诊疗手段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评价国际化、科学化和标准化,最终使中医的成果为国际医学界所接受和认可。让世界了解中医药,认识中医药,使用中医药,循证研究是必由之路。

  2009年,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为组长单位,启动了“连花清瘟胶囊治疗甲型H1N1流行性感冒”的循证医学研究,联合河南省传染病医院、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沈阳市、成都市、济南市传染病医院等国内九家甲型流感收治医院,在全国范围内收集了大量病例,病例涵盖了各主要发病年龄段、各种症状的甲型H1N1流感患者。这些流感患者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试验组患者每天按照标准治疗量服用连花清瘟胶囊,另一组患者则服用对照药物奥司他韦胶囊。

  循证医学研究结果令人振奋:第一,连花清瘟胶囊在抗病毒作用方面与奥司他韦没有差异。第二,在缓解流感症状,特别是退热和缓解咳嗽、头痛、肌肉酸痛和乏力等症状方面,连花清瘟胶囊优于奥司他韦。第三,从药物经济学角度看来,连花清瘟胶囊仅是奥司他韦治疗费用的八分之一。专家论证后一致认为,连花清瘟胶囊是目前经循证研究证实治疗甲型H1N1流感疗效确切的中成药。

  循证医学的烈火,炼出了更美的凤凰。2011年,“中药连花清瘟治疗流行性感冒研究”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连花循证研究证据惊动了我国呼吸系统疾病的权威钟南山院士,他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明确表示,在临床医生公认最为严格的双盲循证医学研究中,连花清瘟显示出有效减轻流感患者症状的治疗效果,特别是出现高热症状的患者在发病早期使用效果更好。他说:“以岭敢于把现在市面上认为很好的药交到临床医生手中,做严格的循证医学试验,看看它到底是不是有效。这个我很欣赏。这篇论文在《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发表,连花清瘟胶囊采用双盲循证医学研究,症状减轻比例和时间比例与奥司他韦是近似的,病毒载量转阴时间也是一致的,而且对高热病人的效果比奥司他韦更好一些,这些结论起码说明与奥司他韦有可比性,可在一定程度取代,当然要在早期使用。”

  连花清瘟并没有在循证之路上驻足不前。2019年1月,由王辰院士承担,卫生部北京医院、首都医科大学朝阳医院、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广东省中医院等全国13家三甲医院参与的“连花清瘟颗粒治疗非流感病毒性肺炎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正式揭盲。研究结果显示连花清瘟在改善非流感病毒性肺炎患者咳嗽、咳痰、发热、胸痛、肌肉酸痛、呼吸困难、怕冷、口渴等临床症状方面显示出良好疗效。

  也就是说,连花对流感病毒以外的其他病毒感染所导致的肺炎也表现优异。这也正是中药的特点,它不是针对某种单一的病毒,它的综合治疗作用是强大的。

  2019年11月3日,“连花清瘟颗粒治疗儿童流行性感冒评价其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随机、双盲、阳性药平行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启动会在天津召开。启动会由中华中医药学会儿科分会名誉主任委员、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马融教授担任主持,研究在全国20多家三级医院开展,以奥司他韦为对照药物,评价连花清瘟颗粒治疗儿童流行性感冒,在缩短病程、缓解症状以及改善中医证候等方面的作用。该研究的开展将为儿童流感用药提供更多选择,同时为连花清瘟的临床应用提供更多证据,有望成为儿童流感防治新突破。

  远离流感是每个人的企盼

  “老婆,我好像也有点发烧了……”

  陈先生扶着额头,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对妻子说。

  “啥?你也发烧了!千万别是被传染了吧。”妻子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没法不紧张,自从两周前开始,一家人就在不停地和流感做斗争。先是7岁的大女儿突然发起烧来,烧到39.5℃,白天吃点退烧药就能退一点,晚上就又升高了。去医院一查才知道是患了甲型流感。好不容易大女儿烧退了,3岁的小儿子又发起烧来,症状一模一样。就这样,陈先生的妻子已经连续请了两周事假在家照顾孩子。

  现在看来,陈先生似乎也中招了。妻子叹了口气,“你呀,这几天自己睡客卧吧。我得去单位了,你在家多喝点水……对了,家里桶装水喝完了,你记得给送水工打电话送两桶水来。”

  “刚刚我打过,送水工说前两天给咱家送过水后,回去也发烧了。”

  “啊?”

  流感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传染性强。流感病毒存在于病人的鼻涕、唾液、痰液中,主要通过空气中的飞沫(咳嗽或打喷嚏)、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或与被污染物品的接触迅速传播,具有惊人的传染力,一声咳嗽可散播约10万个病毒,一个喷嚏约含100万个病毒。一个喷嚏可使飞沫以167公里的时速,在1秒钟内喷射到6米以外的地方,还可以在笔、书本、键盘上存活数小时之久。健康人如果直接吸入流感病毒,或经手将病毒带入呼吸道,就会被感染。因此,流感一旦发生,就很容易在人群间扩散开来。

  这就意味着,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做到彻底切断流感病毒的传播途径。增强人体自身对流感病毒的抵御能力,早用药,早预防,才能真正做到“远离流感”。2019年9月6日,时值冬季流感高发期前夕,由钟南山、王辰、高福三位我国著名呼吸病学和流感专家、中国工程院和科学院院士联合发起的“知感冒·防流感——全民科普公益行”活动,在武汉拉开帷幕,活动在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2019学术会议上启动。三位院士联合国内众多医学专家、业内资深人士及国内主流媒体共同倡导:“感冒要重视,流感要早治”,藉此呼吁更多的公众重视感冒并关注流感防治,减少流感带来的危害。

  连花清瘟对流感的预防作用在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中经受了大范围验证。该年3月,墨西哥暴发“人感染猪流感”疫情,并迅速在全球范围内蔓延。世界卫生组织(WHO)初始将此型流感称为“人感染猪流感”,后将其更名为“甲型H1N1流感”。截至2010年3月31日,全国31个省份累计报告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约12.7万例,其中境内感染12.6万例,境外输入1228例,治愈12.2万例,死亡800例。

  2009年9月4日,河北省廊坊市卫生局报告该市开发区大学城发生聚集性甲型H1N1流感病例,至9月5日8时共确诊病例31例,涉及大学城3所大学。凡是大学城内有室友为甲型H1N1流感患者、同宿舍楼有甲型H1N1流感患者、近距离接触但没说话、近距离接触面对面说话、接触患者触摸过的物体的学生们,都面临着被传染的风险。

  事态紧急,防控专家组对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及周围健康人群2万余人进行了迅速隔离。在20553人中,有6367人选择服用连花清瘟进行预防,1177人选择其他药物进行预防,13009人没有服用药物进行预防。结果发现,未使用药物预防组感染率8.8%,其他药物预防组感染率6.8%,连花清瘟预防组感染率仅1.2%,这有力地证明了连花清瘟胶囊对甲型H1N1流感具有可靠的预防作用。

  2009年8月29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连花清瘟抗流感新闻,明确指出“我国专利创新中药连花清瘟胶囊抗甲型H1N1流感病毒临床与实验研究最近取得重大突破,结果表明:该药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具有明确作用,疗效优于达菲,治疗费用仅为达菲的八分之一。”肯定了连花清瘟对流感的防治作用。

  对连花清瘟的预防作用,钟南山院士也给予高度评价:“我们在2007年做了一些实验室研究,发现用于H3N2,连花与利巴韦林对比,凡是在早期用,在感染前1小时,感染前24小时使用,疗效都比利巴韦林好的多得多,低剂量与中剂量均对减少死亡率有帮助,对平均生活时间的延长有帮助。”

  家庭必备是百姓最好口碑

  和许多老年人一样,老李特别关心医疗健康。只要在电视上、广播里看到、听到感兴趣的医疗健康话题,就会立刻拿出小本子记录下来。自打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后,更是每天乐此不疲地在互联网上学习医药知识,还买了一个小塑料箱,专门放置一些日常可能用到的感冒药、胃肠药等。

  还别说,老李的“小药箱”还真时不时能派上用场。有个周末儿子、儿媳带着孙女来玩,三个人都感觉嗓子有点儿不舒服,老李说这八成是要上火感冒,赶紧搬出药箱给大家分连花清瘟。儿子因为有事急着出门没吃药。结果等到了第二天,儿媳和孙女都安然无恙,嗓子也不疼了,儿子的嗓子已经疼得说不出话,而且一个劲儿地流鼻涕。老伴夸老李是“自学成医”。

  老李美滋滋地打开手机,打开最常浏览的“家庭医生在线”网站,恰好看到网站在组织网友参加“2018-2019中国家庭常备药品排行榜”的投票评比,想到这几天的事情,老李毫不犹豫地在“中国家庭常备感冒药”一项下点选了“连花清瘟胶囊”。

  和老李一样,全国超过7千万人都关注了这项评选活动。活动由家庭医生在线携手《医药经济报》、新生代市场监测机构共同主办,活动自筹备至颁奖礼历时8个月,依据新生代市场监测机构的市场调查数据、医药经济报的统计数据,推举出常备药品的候选名单,所有候选产品接受网友票选及线下调查数据评选,选出各大类别奖项,可以说是代表了大部分消费者对家庭常备药的认可和推荐。连花清瘟胶囊在这项活动中以治疗效果好、使用范围广、安全性高等特点,被评为“2018-2019年度家庭常备感冒药上榜品牌”。

  其实百姓这么大范围参与到活动中,是他们每年冬春感冒、流感季节服用连花清瘟的亲身感受。这其中大部分人患的是普通感冒,所以连花清瘟胶囊与颗粒大面积用在了治疗普通感冒上,治疗流感是节段性的传播时。

  正因为如此,连花清瘟上市十五年来,几乎家家医院、药店都有连花,每年上亿人次服用,深受广大临床医生和患者的认可。在2015至2018年度连续四年的时间里,连花清瘟连获“北京晚报读者推荐家庭常备感冒药”称号,还在2018年11月获评“中国非处方药产品综合统计排名(中成药)”感冒咳嗽类第二名,以及“中国OTC行业发展30周年十大突出贡献品牌产品”荣誉称号。

  中药走向国际必拼华山路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这一要求对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促进文明互鉴和民心相通、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重要意义。2016年9月10日,连花清瘟美国FDAⅡ期临床研究于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郡正式启动。研究在三十个研究中心中开展,筛选几百名流感患者,评价连花清瘟不同剂量、不同给药时间的退热、缓解肌肉酸痛、改善咽痛和咳嗽等症状的疗效和安全性,同时研究种族差异、生活习惯背景对连花清瘟疗效的影响。连花清瘟由此成为我国第一个进入美国FDA临床研究的治疗流行性感冒的中药。

  美国FDA是国际公认的药品审批与监管的权威,由于连花清瘟已经在国内临床应用10多年,疗效和安全性证据充足,因此美国FDA批准其跳过一期临床试验的环节,直接进入二期临床试验。这不仅表明美国人对连花清瘟的疗效已经有了初步的认同,也意味着连花清瘟在原料药质量安全方面多年付出的努力得到了国际的认可。

  “药品质量重于泰山,人民生命高于一切”,这是以岭药业始终坚持的质量保证理念。早在2012年,以岭药业就在太行山脉建立起10万亩野生原态中药原料基地,从药物产地、选种,到种植、采收等各个环节,都制定了精细的质量规范以及严密的监管措施,为连花清瘟提供了优质原料的持续供应。

  中成药的原材料大多是药用植物,生长地区的土壤、气候、季节等自然环境以及生长年限不同,都会令药材质量有较大差异。太行山区拥有海拔高、昼夜温差大、植物生长周期长等诸多优点,而且空气清新,山泉水清澈。基地内出产的连翘等中药原料绿色、原生态,有效成分充足,是连花清瘟中用来治疗感冒、流感患者发烧、嗓子痛等症状的主要药物。这样的基地以岭药业在全国建立了17处,都是土壤、气候最适于原料药植物生长的区域,并运用全球定位系统精确固定。

  每个基地里种植的药材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品种。比如甘肃礼县种植基地里的大黄,就是从掌叶大黄、唐古特大黄等三种大黄中,选出的质量稳定、安全性更好的掌叶大黄,应用在连花清瘟药物中清泄肺热,让感冒、流感患者体内的毒火从大便排出。位于高海拔青藏高原的四川阿坝九龙县出产的红景天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特殊的适应性,耐高寒,耐缺氧,应用在连花清瘟药物中增强人体免疫力,以防止机体染上感冒、流感,对于患过感冒、流感的人群可以愈后防复发。原料药的品种基原一致、成分稳定让连花清瘟的药效更稳定。

  连花清瘟原料药种植基地管理始终坚持“跟踪管理、全程追溯”的原则,工作人员对基地土壤、气候定期监测,跟踪药用植物的每一个生长环节,从种植,到采收,全都保留有详细的纸质、照片、视频记录,为每一粒连花清瘟建立起完整的“档案材料”。

  美国FDA的药品审批有着当今世界最严苛的程序,这种程序也被欧洲和中东等地区所认同。可以说,任何中药一旦通过FDA的药品审批,就相当于同时拿到了世界各国的“通行证”。

  俗话说:自古华山一条路。虽然美国FDA不是通向国际市场的唯一途径,却是最严格正统的一条道路。当前,中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不容忽视的大国,习主席的多次出访为中医药文化传播和国际化争取了更多的话语权,而屠呦呦教授因从传统中药中研发青蒿素抗疟疾而喜获诺贝尔医学奖,为中国医药科技发展回归本真提供了榜样,增加了中医药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信心。与此同时,美国市场也正在寻找既能抗流感病毒又能缓解流感症状的药物。这些外界因素,可以说是给连花清瘟走上美国FDA审批之路提供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机遇。

  迄2019年底止,连花清瘟已经在美国境内发生的多次流感中发挥效力,其FDA2期临床研究的成功申报及启动为其走向国际化市场开启了重要的一步。无论是早日成功还是好事多磨,它都将成为中成药开辟美国市场的先驱者。

责任编辑:周天玉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娱乐博彩游戏平台登入 888真人官网直营博彩登入 手机版威尼斯娱乐平台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 太阳城亚洲备用网址 申博线路检测 太阳城申博桌面安装版
彩运来澳洲28 真的永利官网直营网 皇冠顶尖手论坛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手机APP版
梯子博彩游戏网址登入 威尼斯手机客户端网站登入 博彩娱乐平台网址大全登入 2017博彩送彩金网址登入
2017博彩送彩金网址登入 欧博娱乐如何注册账户登入 威尼斯线上娱乐手机版登入 手机博彩游戏正规网站登入
886XTD.COM 44TGP.COM XSB6666.COM 187sunbet.com 2888DZ.COM
8HBS.COM XSB599.COM 115sunbet.com 11TGP.COM XSB788.COM
958sj.com 587XTD.COM 38XTD.COM 711PT.COM 197sunbet.com
88sbib.com 3466111.COM 8DTS.COM XSB318.COM S618G.COM